sayurin

日摇狗。墙头多。森田贵宽的迷妹。

last day

最后一天了竟然没什么实感。

仔细回想一下16年好像真的是很平淡,没有做成什么特别的事,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去了两个本命的live吧。

新的一年希望也能改掉一些坏习惯,好好地踏实地努力,和自己的一些偏执和解。

然后,继续等待着可以再次见到oor的那天,如果可以的话,还能见到rad、monoeyes什么的就更好了。

别的掉进的新坑也继续愉快地跳。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来年也在lof上一起玩耍吧。w

よろしく。

「良いお年を。」

以上。

「因为你,我才能作为one ok rock的vocal存在。」

一个不算repo的矫情repo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三天了。

  当灯光暗下来,他们出现的那一刻,我到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可能是因为b站上的live视频和ins上的状态反复看过太多遍,几乎每首歌都烂熟于心,全程也就很自然地每首歌都跟着唱了下来,在间隙大声地喊着每个成员的名字喊到嗓子嘶哑。

  安可的等待时间也不长,一个半小时也就这么很顺利一气呵成地结束了。在《heartache》《the beginning》《wherever you are》响起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哭,结果气氛太好就那么一路嗨到了底。

  去年的这个时候对我来说是特...

你是一道难以被发现的光。

< Good goodbye >

考完试来发个文~

这篇可以当作<little monster>的番外来看,也可以当作独立的一篇。脑洞来源于某次杂志上oor的访谈,在后半部分taka提到上了年纪后的生活(...),那段话大致内容是理想状态是喜欢的人在身边、养狗、务农(...)、有时去成员家制作专辑等等。 难免有ooc的地方,欢迎大家指正w

  这几天各大音像店都悄然上架了一批oor的新专,虽然本人没怎么宣传,销量仍不温不火地稳固攀升着。

  而主创之一的taka这天正戴着个墨镜想出去找朋友聚会顺便去探探销售情况,不小心在路上撞上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女性。...


<Little monster>#06#

  toru紧紧攥着手里快要燃尽的烟头,他把外套的帽檐往下拉了拉,在小范围内来回踱着步。

  手机屏幕还停留在前半个小时发出的那句“结束后我在门口等你。”

  ---并没有得到回音。

  他缩了缩肩膀,深吸一口气,还是把烟头掐灭了。

  taka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他的吉他手双手斜插进裤子口袋,整个人慵懒地把头歪向一边的样子。

  “toru,在等我?”在之前的庆功宴上被两个笨蛋连同staff一起狂灌酒,就连酒品已经锻炼得很好的taka都有点撑不住,双颊泛红,大脑介于迷蒙与清醒之间,只...

hosomi新团的歌也好棒啊啊!!!这首的歌词超级戳。

<Little monster>#05#

  新年的第一天,四个人起了个大早赶在神社刚开门时去祈福。

  一点也不摇滚的提议,大概始作俑者不是tomoya就是ryota。

  不太习惯早睡早起的四人强忍着困意,眼看着tomoya虔诚又娴熟地将硬币投入捐赠匣,深鞠躬后再击掌两次,之后再鞠躬并做了个简短的祈祷,纷纷效仿。

 「从一同追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生命共同体了。」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隐隐约约有类似这样的模糊想法,但从未有像此刻这般明晰而深入的觉悟。

  这样的四个人牵绊在一起应该称之为奇迹也不为过了吧。不只是队...

<Little monster>#04#

  4个月后,四人的one ok rock回归。

  toru已经有点回想不起来当初是如何渡过那段乐队结成以来最艰难的历程了,似乎年少气盛时天大的事在自身变得强大后也不过可以一笑了之。

  在那以后的日子,都较为顺利地走上了正轨不再偏离。他们终于能够拥有更大的舞台,每个人也开始展现更多更丰富的可能性,尤其是taka。

  toru之后陆续了解到他们相遇前taka和他的家庭的一些事。虽然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工作伙伴,但少年从加入他们的那一刻起就很少提到有关自己的事情。toru有点明白了17岁的taka为何明明拥有如此优越的嗓音条件却一直对自己的...

© sayurin | Powered by LOFTER